栏目分类
律图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律图 >
北京将用音乐唤醒古建 借钟韵鼓律再现中华气韵
时间:2021-10-11

  中国网讯“2021北京古建音乐季”即将于10月13日在智珠寺举办开幕发布会,之后将在北京八大古建智珠寺、智化寺、五塔寺、先农坛、宏恩观、国子监、孔庙、钟鼓楼、古观象台中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音乐季演出。

  活动将有古筝演奏家常静,萧、笛、尺八演奏家张笛,小提琴演奏家杨晓宇,琵琶演奏家吴蛮,民族乐队杭盖乐队、彝人制造等超20组音乐人陆续大家献上精彩演出。此外,音乐季特邀八组民谣歌手携战马时代作客会客厅展开艺术对话,还有未来古典之夜光影秀、芭蕾舞团演出等多种丰富的活动形式。

  诗书化乐,红墙为歌,这个秋日,在古建中再现余音绕梁之境。 在长久的历史中,音乐已经成为这些古建内涵中不可分割的部分。以前只有皇家“佛媛”可以感受的气韵,如今即将飞到千家万户,重新被点燃,被唤醒。借着这个机会,音乐有机会回归到古建筑的文化中去,重温钟鼓韵律,再现余音绕梁,对于传承中国文化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据了解,该活动是在北京市文物局、北京市电影局、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政府的指导下,由北京市东城区文物保护协会、北京市古建馨生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主办。

  要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当地博物馆,因为里面珍藏着民族文化的精华。其实博物馆之外,隐藏在现代城市空间中的那些古建筑才是一个个最有故事的人。作为一座城市的灵魂,古建筑天然就是历史的书写者和旁观者,时代更迭、古人的闲适和今人的喧闹都在一木、一瓦、一砖上刻下印记,沉默地讲述着被人遗忘的时光。

  据查询,仅北京市东城区辖区内就有不可移动文物356项372处,这些古建都等着人去发现和探索,今天就跟着我们来聆听古建的悠扬之音,重新认识熟悉的“帝都”。

  北京,古称燕都、幽州,元代称大都,明清称京师、北京。但北京的如今形制,却到明永乐年间才正式形成。“靖难之变”之后永乐皇帝将都城北迁,特命刘伯温设计建造北京城。传说在当时的幽州生活着一条孽龙,刘伯温为了镇住这条孽龙,防止它兴风作浪,于是就将北京城做成了“八臂哪吒”的形态。如今,“八臂哪吒”早已成为传说,但北京的形制却保留了下来。您登上位于建国门南侧的古观象台向南看去,可以看到一段北京残存的明城墙。在明清两朝,古观象台与北京城墙曾经连成一体。如今古观象台和这段城墙,已成为北京的重要地标。

  作为拥有五千年灿烂文明的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同时又是“六朝古都”,过去的三千年间,中国经历的每一段历史,都在北京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而如今尚存的那些建筑,便是北京历史最好的见证。

  北京市目前登记在册的文物保护单位高达300余处,而没有被纳入在册的名人旧居、历史遗迹更是数不胜数。城墙城楼、庆寿寺双塔、总理六国事务衙门、堂子、真武庙、那家花园、北海万佛楼、金鳌玉蝀牌坊等等这些曾经见证了中国文化发展,甚至见证了中国重要历史关键节点的建筑已经离我们远去了,但历史就是历史,既成事实就很难忘记。如今这些现存的文物保护单位,每一处都诉说着一段曾经牛轰轰的历史。

  说起北京城,不得不提的就是中轴线,因为城墙被拆除之后,这根长达八公里的轴线是目前唯一能够看出北京城完整城市样貌的存在。中轴线南起永定门,北到北城墙,位于其北端的就是今天位于鼓楼东大街的钟楼和鼓楼。这钟楼和鼓楼的作用就是报时,古代老百姓既没有手表也没有手机,也不可能家家户户都弄个日晷,于是听鼓声和钟声报时就成为了古代老百姓获知时间的重要手段。

  北京的钟鼓楼始建于元至元九年,重建于明永乐十八年,有近四百年历史。在钟楼之内悬挂着一口铜钟,高7.2米,直径3.4米,重67吨,是我国现存体量最大,重量最重的古代铜钟,号称“钟王”。关于这口钟还有一个传说。钟楼里面原来悬挂的是一口铁钟,声音不够洪亮,于是皇帝下令召集天下工匠铸造铜钟。3年过去,铜钟的铸造没有进展,皇帝大怒,下令80天内铸好大钟。铸造大钟的师傅叫华严,他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名叫华仙。80天时限即将到来,大钟依然无法铸成,若大钟不成则要全体处斩。情急之下,华仙举身投入炉中,只留下了一只绣花鞋。而神奇的是,炉温竟然突然升高,铸成了这口大钟。说来也怪,每当这口大钟被敲响,就会发出“邪邪”的声音,此时人们就说是华仙又来找她的绣花鞋了。在钟楼附近,原有一座“金炉圣母铸钟娘娘庙”,就是为了纪念这位“铸钟娘娘”。

  鼓楼内原有一面主鼓,二十四面群鼓。每到黄昏时节钟鼓齐鸣,在浑厚的的钟声中,北京城告别了一天的忙碌,走入安静的夜晚,这就是古代人们日常能够欣赏到的最美的音乐。1900年,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城,用刺刀挑破了主鼓的鼓面,民国十三年也就是1924年后鼓楼不再报时“晨钟暮鼓”的美好意境就此消失将近百年,亟待唤醒。

  宏恩观是位于钟楼附近的另一处古建筑,位于钟楼北端。宏恩观的前身是千佛寺,始建于元朝元贞年间,修建的目的是放在皇城尾端,阻止龙气外泄,因此被称为“龙尾之要”。大概意思就是,把气门堵上,让皇上别泄了气儿。几百年间王朝更迭几度,虽然该倒台的一个也没差,但是这座宏恩观却留了下来,见证了历史。

  之后,历代皇帝对宏恩观进行了几度维修,宏恩观成了附近香火最旺盛的道观,拥有房产88间,附属房产104间,222尊神像,250件礼器、9件法器。到了清末,慈禧的掌印太监“印刘儿”见“庙貌倾颓,美材独存”,于是花大钱重新维修了一遍,还给改了名儿“清净宏恩观”。后来,宏恩观来的太监越来越多,这里也就成了出宫太监的养老之地。想当年那些太监住在这么二环以内中心距离钟鼓楼这么近的位置,沐浴在“晨钟暮鼓”的声音中,每天晒晒太阳也挺惬意的。

  另一处在战争中遭到洗劫的建筑,是位于建国门南侧的古观象台。古观象台始建于明正统年间,是古代官方进行天文观测的机构,台上放置赤道经纬仪、黄道经纬仪、地平经仪、地平经纬仪、象限仪、纪限仪、天体仪,玑衡抚辰仪八件仪器,台下原放置浑仪、简仪。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将十件仪器悉数劫走,曾放置于法国驻华大使馆和波兹坦离宫。1921年,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经过南京国民政府的努力,十件象征着中国古代劳动人们智慧的仪器,经过二十年颠沛流离后回归故土。

  建国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古观象台曾经闭馆长达25年。期间,在修建地铁2号线的时候,曾有人提议将古观象台拆掉。周恩来总理听说之后,特下批示“古观象台不能拆迁,绕道修建”,这一象征古代天文科技最高水平的建筑,得以保留。1983年,经过修复的古观象台重新对公众开放,此时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登上古观象台,你仿佛能听到天地的律动在耳边回响,那是自然的音符在跳跃,诉说着北京城千年历史。

  在北京的古代建筑中祭祀场所和宗教场所拥有很高的知名度,民间又有大小寺庙不计其数。1958年统计数据显示,截止至当时北京尚有大小寺庙2666座,足见北京市寺庙之多。中国古代的皇家也非常重视宗教神衹,从上古时期开始,皇帝就已经开始每年定时祭祀天神,一直沿袭到清朝末年。老北京城内有“九坛八庙”,“九坛”分别是社稷坛(中山公园)、祈谷坛(祈年殿)、圜丘坛(天坛)、方泽坛(地坛)、朝日坛、夕月坛、先农坛、太岁坛、先蚕坛,“八庙”分别是太庙、奉先殿、传心殿、寿皇殿、雍和宫、堂子、孔庙和历代帝王庙。如今,除了堂子已经被完全拆除之外,“九坛八庙”都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先农坛,又称为山川坛。每年农历春季第二个月的亥日,皇帝会亲自来此祭祀神农氏。先农坛内有先农坛、太岁殿、庆成宫、“一亩三分地”、观耕台等主要建筑,另有具服殿、妃宫殿、神仓、神厨、宰牲亭、神库等附属建筑。每到祭祀时节,先农坛内乐舞齐鸣,皇帝在轰天的乐声中将沐浴更衣,再将祭祀供品供奉先农,以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在祭祀结束之后,古代的皇帝还会亲自干农活儿,向神仙表示自己要体恤百姓辛苦,观耕台下的“一亩三分地儿”便是皇上自己干农活儿的地方儿。

  先农坛体现了古代皇帝对自然的敬重,孔庙则体现了皇帝对先贤的尊敬。孔庙里面供奉的就是咱们赫赫有名的孔大圣人-孔子。对于孔子的生平,学过小学语文的都应该知道,不多解释了。全国有十大孔庙,其中山东曲阜的孔庙是孔家的家庙,而北京的孔庙,是皇家庙宇。全国的孔庙规制都差不多,有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碑林等主要建筑,北京的孔庙里还有神厨、宰牲亭、井亭、神库等祭祀配套。

  国子监与孔庙毗邻相连,是明清两代最高学府,内有集贤门、辟雍殿、六堂、彝伦堂等主要建筑。在明清两朝,国子监的地位相当于今天的北大清华,全国最有能耐的人基本都出自这里。中国古代的皇帝十分崇文重教,孔庙和国子监外面的街叫成贤街,两侧设有下马石,上书“官员人等至此下马”,以表达对教育的重视和对先贤的崇敬。

  每年的九月二十八日,这里会举办隆重的祭祀大典。儒家经典中有“六经”,《诗经》《尚书》《礼经》《易经》《乐经》《春秋》,其中《乐经》是儒家音乐著作。“诗书礼乐”都不可少,所以音乐也是儒家思想的重要部分,我国古代祭祀乐的乐制也多少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每年在孔子生日这天,皇帝都会亲自祭孔,以示尊敬。

  在传统的祭祀活动中,祭祀乐是最重要的一环,是与天人沟通的重要工具。漫长的历史上,祭祀乐进行过数次改革,各朝各代的礼乐发展都不相同。明清两朝的祭祀乐制是“乐七奏,舞八情”,使用方面则遵循“五帝殊时,不相沿乐”的规制,因此,祭祀各位神仙的音乐又有不同。但不管如何,音乐都是表达对上天和先贤崇敬的工具,在各大祭祀典礼上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作用。音乐,与这些古代祭祀建筑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如今这些祭祀建筑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功能,但他们却代表着古代文化最主流的部分。我们需要唤醒这些古建,让今天的人们看到我们的灿烂文明。

  除了神仙和圣人之外,礼佛也是中国古代皇家的礼节。从唐代开始,佛教在中国开始盛行,逐渐发展出禅宗这一重要流派。从清朝开始,随着和班禅额尔德尼大师进京面圣,密宗也进入了中原。明清两朝的皇帝,信佛的不在少数,知名的北京雍和宫和东西黄寺都是皇家密宗寺院。

  清朝有两位皇太后,非常信奉佛教,一位是乾隆的生母崇庆皇太后,另一位就是慈禧皇太后。传说这位崇庆皇太后一生礼佛,每次乾隆下江南带着母亲一起的时候,皇太后每到一处看见寺庙破了,就很不开心。乾隆是个大孝子,老妈不开心了就哄,于是到处修缮佛寺,愣生生给老妈整成了乾隆年间第一“佛媛”。

  北京动物园皇家御河边上有个五塔寺,就曾经筹办过这位“佛媛”老太后的万寿庆典。五塔寺原名真觉寺,始建于明成化年间,因有印度佛陀释迦精舍形制的金刚宝塔座而得名。筹办崇庆皇太后的万寿庆典是五塔寺最辉煌的时期,乾隆二十六年对五塔寺进行了全面的修缮,请来了一千名念经,大肆庆祝。

  如今的真觉寺木质建筑已经被毁,但是金刚宝塔却被完整地保存下来。此塔由印度僧人班迪达向明成祖朱棣进献,之后他被朱棣封为大国师,还赐了金印。如今院内和这座宝塔在一起展出的还有北京周边的历代石刻文物,包括石碑、墓门等五百多种精美石刻。包括北京各大会馆、桥梁、寺庙的碑文都在这里,我们后面要提到的三座大寺智珠寺、嵩祝寺、法渊寺中法渊寺的石碑也在其中。

  说到这三座寺庙,别看不起眼,来头非常大。这里曾经是北京最重要的皇家密宗寺院,其历史地位一度远在雍和宫之上。智珠寺始建于明永乐年间,原是皇家御用印经厂。康熙年间密宗来到中原,康熙将印经厂改为三座大寺,并供章嘉活佛居住。如今法渊寺已被毁,嵩祝寺也只剩一半,唯独智珠寺全须全尾的还在。

  智珠寺的修复保护,一位叫温守诺的比利时人功不可没。他的修复团队,秉承着“修旧如旧”的修复理念,对智珠寺进行了翻修,做到了细节考究。经过与文物部门的合作,智珠寺变成了集餐饮、艺术、休闲娱乐为一体的公共空间,免费对外开放。为了保护古建筑,这里的餐饮一律不得使用明火烹饪,极大程度的开发出了古建筑的现实价值。

  就在距离智珠寺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还有另外一座驰名中外的寺院——智化寺。这座寺院始建于明正统八年,是司礼监太监王振修建,内有如来殿、大悲堂等主要建筑。智化寺有三宝——明代转轮藏、智化寺藻井和京音乐。转轮藏位于西配殿,为金丝楠木所制,有三百六十个抽屉,巨大无比,其上雕刻栩栩如生十分精美。

  寺内原有三座藻井,精美非常,都是明代的艺术珍品。当时中国正是军阀混战时期,民不聊生,寺内和尚将金丝楠木的藻井倒卖给了木匠铺,幸被纳尔逊博物馆的美国人发现,逮到了美国,这才保留了下来。如今西配殿的藻井还在,另外两座藻井分别藏于美国纳尔逊博物馆和费城艺术博物馆中。

  智化寺三宝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智化寺音乐。佛乐是佛教寺院进行宗教仪式所用的音乐,有“供养”颂佛“的作用,不管是真觉寺为崇庆皇太后举办的万寿庆典,还是智化寺的日常活动,都少不了音乐的作用。智化寺的音乐来源于唐代的宫廷乐,现存乐曲45首,有完整的传承历史,如今已经传到了第27代。智化寺音乐经常被邀请到全世界各地演出,名扬四海。

  在清朝的时候,这些寺庙和音乐只有皇太后这一个“佛媛”有资格欣赏,如今作为公共场所对外开放,已经成为京城各位“佛媛”的打卡地。这些古建筑,正在以全新的姿态,期待着被音乐重新唤醒。

  历史建筑本该还原本来的面目,由于建国后的诸多历史原因,一些文物建筑长期被占用,遮掩住了光彩。

  新时期,在新的文物保护政策下,北京市政府打响了文物腾退的保卫战。长期以来积累的问题,逐渐得到了解决。以先农坛为例,自2018年开始,庆成宫启动腾退工作,其他建筑的修缮工作先后开始。新千年开始后,北京市政府先后对历代帝王庙、东岳庙、夕月坛等历史建筑开展了腾退了修复工作,其成果卓然。 这些修复后的古建筑,带着中华民族古老的文化,亟待被重新点燃。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泌尿外科男性生殖与性医中国地图为什么有了竖版?一场探究在这间5G教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